欢迎光临中共凤翔县委、凤翔县人民政府门户网! 县委 | 县人大 | 县政府 |  县政协 网站地图 新浪微博 官方微信

彭德怀在凤翔的四天四夜

——纪念建军八十五周年

在建军85周年来临之际,笔者走访了彭总当年在凤翔指挥解放宝鸡战斗的指挥部所在地——凤翔县陈村镇紫荆村(屈家山)。所见所闻,又一次把我们的思绪带入了战火纷飞的年代,勾起了我们对人民解放军的无限崇敬和对彭总的无限怀念。

1948年4月,彭德怀司令员率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北野战军,为调动延安、洛川守敌,分三路出击西府,打响了西府战役。期间,设军事指挥部于西府重镇凤翔,历时四天四夜,指挥了攻取宝鸡的战斗。

在我解放大军连克旬邑、彬县、麟游、凤翔、岐山数城,以排山倒海之势向胡宗南军需供应基地——宝鸡逼近之时,彭总率西野指挥部于24日移师凤翔,进入解放宝鸡的前沿,先在县城西街教堂作短暂停留。期间,指挥部司务长送来几桶罐头,彭总得知教堂牧师全跑了,是从那里拿来的?立即严厉批评说,我军不拿群众一针一线,这是纪律,令其将罐头马上送回。傍晚时分,指挥部继续西行,最后驻扎在城西约10公里的屈家山(距宝鸡约30多公里)一蒲姓村民家中。院内前面的倒厦房中设有电台,后面窑洞为开会办公的地方。彭总一到,便命工作人员挂上军用地图,架好电台,随即掌握了解前线作战情况,分析敌我形势,坐镇指挥。

4月24日晚1时以后,彭总在屈家山主持召开重要军事会议,西府地委和凤翔县委负责同志严克伦和邰光瑞也参加了会议,参加会议的共有20多人。彭总在会上讲,西府战役的目的是攻取宝鸡,计划在宝鸡一带消灭胡宗南三至五个旅,建立麟游山根据地。给地方上的任务是:开展游击战争,进行反霸减租,搞好支前工作。中共凤翔县委根据这一要求,邰光瑞连夜回城,与各区干部和进城党员立即出动,组织动员大车150多辆,从虢镇往两亭一带转运布匹和战利品,组织担架队将前方转下来的伤员运送到山区安全地带。游击队帮助野战部队侦察敌情,熟悉地形,打击溃散之敌。

4月25日,驻扎在凤翔周围的部队经虢镇、贾村塬分三路向宝鸡进发,对宝鸡形成合围之势。26日拂晓,解放宝鸡的战斗打响,激战一天,宝鸡守敌全歼。敌76师师长徐保炸伤,于次日死亡,宝鸡随告解放。之后,因胡(胡宗南)、马(马继援)联合反扑,军事形势发生变化,彭总即部署我主力部队准备北撤。

当时,攻克宝鸡的我军部队正在分散做群众工作,转移军事物资,一时联系比较困难,彭总就守在电台旁边,命令电台马上联系每个纵队,由他亲自布置撤退路线和集结地点。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特别关照一、二纵队,集中一个团,撤一个团,集中一个旅,撤一个旅,将敌兵工厂、军火库以及来不及转运的军事物资统统炸毁。27日,天色将晚,枪炮声越来越近,司令部警卫部队已做了最坏打算,随时准备痛击来犯之敌,由于有一支部队还未联系上,彭总坚持要将电报发出去自己再走,面对同志们焦急的催促,彭总临危不惧,向警卫员要来左轮手枪,带在身上说:“只要部队撤出去,我个人没什么,我可以带警卫营打游击。”一直到各纵队联系完毕,彭总心里的一块石头才落地了,遂率野司人员向北转移。我西纵主力于28日拂晓前全部撤出宝鸡,迅速摆脱了敌人。

西府战役攻取宝鸡,达到了调动敌兵,收复延安的目的,同时将人民解放军的战线延伸到了渭水以北的国民党统治区,给国民党统治以沉重打击。彭总在凤翔指挥战斗虽只有几天时间,但充分体现了他运筹帷幄、用兵如神、军纪严明、秋毫无犯的军事家本色,在凤翔人民心目中留下了永不磨灭的记忆。

习仲勋与凤翔泥塑

凤翔泥塑,历史悠久,源远流长。她的发展充满着曲折与艰辛。真正把她作为一种富民产业,还是改革开放以后的事情。尤其是与习仲勋同志的指导、支持和鼓励分不开的。

1989年2月14日,农历正月初九,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的习仲勋同志来到凤翔县传统泥塑村—六营村。消息传开,全村男女老少无不欢欣鼓舞,奔走相告,整个村子沉浸在一片喜庆欢乐之中。

初春时节,乍暖还寒,料峭的北风裹着浓浓的春意洒向西秦大地。早晨8点多钟,一辆黑色小轿车徐徐驶进村子,后面是一辆白色面包车。周围群众在村干部和保卫人员的指点下,自觉站立在街道两旁静静的等候着。车子停在泥塑艺人胡新明家的门前,习副委员长微笑着从面包车上走下。他没戴帽子,身穿深蓝色风衣,步履稳健,神采奕奕,既有将军的风度,又有老者的慈祥。迎接的群众自发的鼓掌欢迎。习副委员长频频向欢迎的群众招手致意并连连问好:“大家过年好,大家过年好!”看到习副委员长这样和蔼可亲,平易近人,胡新明及全家人紧张的心情顿时消失了。当陪同的市县领导把胡新明介绍给习副委员长时,年仅24岁的胡新明激动的泪水夺眶而出,用微颤的声音向老人家问好:“委员长好,您老人家辛苦了!”一老一少两双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进了屋子,习副委员长随和地坐在炕沿上,没等县上领导汇报,就和小胡一家拉起了家常,从彩绘泥塑的配料、制作、上色,一直问到生产规模和销售等情况。胡新明一一作了详细的汇报,最后说:“彩绘泥塑在过去俗称‘耍货’,我们的祖辈常年奔走他乡,走街串巷,用来换取柴米油盐,养家糊口,十分艰辛。‘文化大革命’中,又被称之为‘牛鬼蛇神’,当做‘四旧’破除。改革开放后,有了好的政策,才是这一传统民间工艺又复活了,没有党的好政策,就没有我们的今天。”

“这是实话!”习副委员长表情严肃,长叹一口气说:“那个年代,不堪回首啊!把我们民间好多好的东西都糟蹋了,手艺人在旧社会受地主老财的欺压,解放后又生活困难,‘文革’中又经历了那样的浩劫,真不容易啊!”习副委员长略作停顿,身子向后微微一倾,右手一扬,高兴地说:“现在好了,党和政府支持你们,小胡还年轻,大胆的干,往前闯,把我们的民间艺术挖掘出来,还要有所创新,有所提高。”习老一番语重心长的话,说到了大家的心坎上,在场的人无不拍手称快,喜上眉梢。

当市县领导向习副委员长介绍胡新明这几年在彩绘泥塑方面的成就,和他以民间艺人的身份到美国访问受到里根总统的亲切接见,并当场向总统表演泥塑制作等有关情况时,他老人家听的非常认真,不是露出自豪的微笑,他称赞小胡说:“这不容易,你这样年轻,就漂洋过海,为国争光,真了不起呀!”他又望着胡新明的父亲胡义说:“还是后生可畏啊!”

“这全是党的政策好,是你们这些大官好官领导的好。”胡新明说。

“哈哈,官当的不好,不好!要莫你来当这个官,我来学做你的手艺,你看行不行?”习老幽默风趣的话,把在场的人都逗笑了。

“不行不行”胡新明脸一红赶紧说:“有这样的好政策,有您的支持和鼓励,我就非常知足了,干起来也觉得更加有劲了。”

习老转过身子,对一旁的省委书记张勃兴、省长侯宗宾说:“你们要好好资助一下小胡,让他放开手脚干,有这么好的东西,还怕没人要?要把规模搞大一点,带动更多的人搞,搞出点动静、搞出点气候来。”省上领导明确表态,要支持小胡的事业,并号召更多的人参与进来,形成产业。

习副委员长兴致极高,还仔细询问了农村的生产、生活和收成情况。“我这次来看望你们,还想多了解一些农村的情况,有啥困难尽管讲。”面对习老情切、鼓励的目光,小胡非常激动。老人家日理万机,工作繁忙,怎好意思再给他添麻烦呢?于是笑着说:“现在有粮有钱,丰衣足食,对我的事业上领导又这么关心和支持,还有啥困难,请老人家放心。”

随后,习老很有兴致地参观了胡新明的泥塑作品。胡新明及父母、姐妹进行了现场制作表演,不一会功夫,一只活灵活现的泥老虎就呈现在人们面前,习老高兴的说:“你们的泥塑工艺很有特色,古里古气,土里土气,生动质朴,古色古香,这就是我们民间工艺的魅力所在,难怪美国总统都赞不绝口呢!”习老对泥塑工艺恰到好处的评价与称赞,使在场的人们不住的点头,不知者还以为他是这方面的内行哩。

参观完,习老又在胡家的灶房、后院看了看,随即邀同来的省委书记张勃兴和省长侯宗宾为胡新明签名留念。

出了胡家的头门,又在另外几家泥塑专业户家里看了看,习副委员长才恋恋不舍的上了汽车,向街道两旁欢送的人群挥手道别,车子缓缓驶出了村子。

这事虽已过去二十多年了,每当提起,凤翔县六营村的村民及胡新明一家激动的心情溢于言表。他们说,真正放开手脚、甩开膀子大干还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习老的光临指导,支持鼓励,对他们的鼓舞很大,使他们对彩绘泥塑的认识从“耍货”上升到“艺术”,产生了质的飞跃,跳出了只搞泥老虎、泥娃娃、泥玩具的框框,在挖掘整理过去艺术珍品的基础上,不断创新。如今,凤翔泥塑已发展到戏剧脸谱、飞禽走兽、花鸟虫鱼等多个系列、几十种产品,还与外国友人联手,将产品打入国际市场。

2002年和2003年,以胡深、胡新明为代表的泥塑艺人创作的泥塑马、泥塑羊连续两年作为当年生肖邮票主图,登上中国生肖邮票。2003年,泥塑羊又被选为中国人首次为自己的农历新年评选的中国羊年吉祥物。泥塑猴、泥塑鸡、泥塑狗相继登上邮政明信片。彩绘泥塑作品被宝鸡市旅游局评定为“十大特色旅游纪念品”,她的名声享誉中华,远播海外。

目前,以六营村彩绘泥塑为龙头,包括木版年画、剪纸、皮影、马勺脸谱等多种凤翔民间工艺组成的六营民俗产业园已初具规模。园区联结泥塑等民间艺人5200多人,年销售收入达一千万元以上。泥塑工艺品制作已成为六营村强村富民的主导产业。凤翔泥塑能有今天的辉煌成就,是习仲勋副委员长主持、鼓励、和推动的结果,无不包含着他老人家的心血。

(凤翔县档案局  巨明堂)

吕剑人在凤翔

1938年,日本帝国主义在侵占太原之后,企图继续西进,占据西安、兰州,将其魔爪伸向我国大西北,陕甘形势十分危急。为适应新的斗争形势,根据中共中央关于对日开展持久战的战略方针,中共陕西省委决定在关中成立西府、西南、沿河等地委,以便发展进步力量,动员、组织陕西广大人民,准备一旦日军西渡黄河,即在麟游千山山区和陇海铁路两侧组织领导群众开展持久的游击战争,建立革命根据地,发展武装力量,有效地消灭敌人。

1938年8月,中共陕西省委决定成立西府地委。吕剑人同志临危受命,按照省委指示,着手组建中共西府地委。当时,他身体有病,在西安作短暂治疗后,于9月初走马上任,为了便于工作,经省委安排从国民党陕西省医院调出他爱人郭夏清同志,与他一起到凤翔。到凤翔后,随即与先期到达的原西府地区党组织联系人任戈白同志一道,经凤翔地下党员沈成章,在凤翔县城郗家巷内找了房子(后又迁到行司巷)。他与爱人郭夏清兄妹相称,同住一处。就这样,建立起了地委机关。至此,以吕剑人同志为书记的中共西府地委正式开展工作。地委机关由三人组成,组织委员任戈白、宣传委员王宏谟。后任戈白他调,由肖江洪接替任的工作。

西府地委虽然有三名同志,组织上也有分工,但对所辖地区党组织的管理上,则采取分片联系的办法,每个人联系若干个单位。肖江洪住在扶风,兼管扶风的工作。王宏谟兼任岐山县委书记,又有社会职业,常住岐山。郭夏清同志管理文件,地委的全盘工作和其它县区的工作都由吕剑人一人负责。

中共西府地委领导兴平、武功、扶风、眉县、岐山、凤翔、宝鸡、千阳、陇县等县及抗战时期驻西府地区的西北农学院、凤翔师范、东北竞存学校、西北“工合”、虢镇吕正操部队留守处等单位的党组织。

吕剑人同志领导西府地委开展工作以后,党的组织逐渐壮大,除原有的岐山、扶风县委以外,于1938年11月,将中共宝鸡、凤翔县工委改为县委,1939年夏,中共眉县特支改为县委,并新成立了中共陇县支部。地委领导的基层组织有50多个,共有党员500余名。地委还安排交通员王生春等在凤翔东门内开设磨坊,建立秘密交通站,并由共产党员王田夫等在凤翔城内开办西府书报社,以发行报刊为掩护,传递党的秘密文件和进步书刊。以沈成章家在县城东街开设的药铺为据点,秘密与其他同志接头和联络。以上三处地点都与吕剑人同志保持单线联系,并以此为桥梁和纽带,指挥和领导着西府地区我党的革命斗争。

一、 宣传抗日救国,发展抗日民族统一战线

宣传抗日救国,发展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是西府党组织的主要任务之一。吕剑人同志根据省委指示,认真部署,精心安排,首先以凤翔师范学校、东北竞存学校、西北农学院和岐、凤、宝、眉等县一些中小学校的党组织和党员为基本力量,组成宣传队,在各自辖区内,以多种形式宣传抗日,唤起民众。特别注重宣传坚持抗战,反对投降;坚持团结,反对分裂;坚持进步,反对倒退的方针。一时间,在城市、农村、工厂、学校到处都能看到宣传队的身影,到处都有宣传抗日的壁报、画报和传单。在“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的口号声中,抗日募捐活动甚为活跃,各界人士捐款捐物,仅岐山益店镇就捐献衣物四五卡车,铜板加银元100多块,工会毛纺站党组织动员党员带头纺好毛线,织好军毯,支援抗日将士。

在中共中央关于广泛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政策感召下,通过西府地委及县属党组织的联系,社会各阶层的上层开明人士积极投身到抗日救亡运动中来。被誉为党外布尔什维克的东北竞存中学校长车向忱,不但以延安抗大为榜样,为抗战培养人才,而且还积极支持校内中共地下党组织和民先队的工作。学校先后几次被武装军警包围,进步青年被捕,每当关键时刻,他总是挺身而出,设法营救,向国民党当局提出强烈抗议,最终被捕师生获释。各地党组织广泛团结进步力量,同破坏抗日救亡的顽固分子,进行有理、有利、有节的斗争。凤师党组织领导广大师生斗倒了在学校实行法西斯专政的反动校长卞锡九,岐山县党组织联合爱国民主人士和群众,斗倒了打击迫害抗日进步力量的县教育科科长蔡蔚起,有效的打击了反动势力的嚣张气焰。

二、 积极发展党组织和党的外围组织

西府地委一成立,吕剑人同志就把党的组织发展工作放在首位,在积极发展学生党员的基础上,更注重在农村和工厂发展党员,建立党的组织。这一时期,除原来党员人数较多、力量较大的东北竞存中学、凤翔师范、西北农学院、宝中、岐中、凤翔申都小学、岐山益店小学、宝鸡马营小学的党组织发展壮大外,在宝鸡工合的一些工厂也建立了党支部。毕业回乡的学生党员,在附近农村也发展了党员和建立了党的组织,使西府地区党员人数成倍增长。

在国统区大量发展了党员之后,又及时提出了“在发展中求巩固,在巩固中发展”的要求。同时,通过党小组、党支部会议,秘密举办流动培训班,对党员进行了国共合作、团结抗日问题,党的基本知识,党员气节和保守党的秘密等问题的教育,每月集中搞三五次,每次一两个小时。吕剑人同志亲自赴各个培训班讲课。各县委的同志也分头下去讲课。在对党员进行教育的基础上,动员党团员带头并引导进步青年参加抗日部队,到陕北学习革命道理,接受艰苦环境考验。1938至1939年间,西府地区各县不少党员和进步青年到安吴青训班、抗大、陕公、山西民大等地培训,经过教育培训,成长为党的优秀干部。

在发展壮大党组织的同时,积极发展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组织(简称民先队)。民先队是我党领导的进步革命组织。当时,西府地委把发展民先队员视为发展党员的第一步工作。但后来国民党组织的“抗协”和我们争夺青年群众,同时还限制、破坏、打击民先队的活动和组织。特别是从1939年后半年起,民先队的活动遇到极大困难。在这种情况下,吕剑人同志及其西府地委及时调整对策,在党组织较强的学校和单位积极发展民先队员,并策划将民先队员打入“抗协”内部,利用合法身份进行斗争。这样,既削弱了“抗协”力量,又巩固了民先队组织。这个时期的民先队,真正起到了抗战先锋和党的外围组织的作用。

三、 改造地方武装

改造地方武装,是一项非常艰巨的工作。吕剑人同志就这项工作在地委多次讨论,并亲自同各县县委讨论分析,要求各县县委在地方武装力量中开展秘密工作,进行影响渗透,争取使其成为抗日力量。当时的国民党县乡政府都有保警队,不少在乡军人藏有枪支或是地方武装的后台老板,我们派党员到这些武装中去当兵、当干部,一来可以搜集情报,摸清动向,二来与他们交朋友,用我党的思想去渗透感化,与他们建立统战关系,如果时机成熟,就把他们拉过来,加入革命阵营。扶风县委军事部长、后来的县委书记孙宪武,工作积极主动,与天度镇保警分队长王瑞麟交朋友,做工作,争取了一个乡的保警队:岐山的冯兴汉原在陕保武装中,后在乡作警备分队长,我们与之建立了比较好的关系,后来冯起义任我们的游击队长:岐山城关党组织利用社会关系同非法武装刘岐周、谢志英、张景堂建立了联系:眉县的地方武装差不多都掌握在统战朋友汶洁甫手中。这些武装在解放战争中都发挥了作用,成为我党西府地方武装的重要力量。

1939年9月,国民党顽固派加紧推行“溶共、防共、限共、反共”的反动政策,多次制造反共摩擦,大肆镇压进步力量,白色恐怖愈演愈烈。根据新的斗争形势,中共陕西省委决定撤销西府地委,改为省委特派员制。吕剑人同志任特派员。西府地区的党组织除岐山、扶风、眉县、西农由中共岐山中心县委管理以外,其余的党组织均由吕剑人同志以特派员的身份直接管理。1940年春(大约3月份),吕剑人同志调回省委工作。西府地下党的工作关系交给省委,郭夏清同志由交通员护送也离开凤翔。

吕剑人同志在凤翔工作了一年半时间。他是在敌人的白色恐怖下领导整个西府地区党员和群众与敌人战斗的一年半。他所表现出来的一个共产党人不怕牺牲、艰苦奋斗、无私无畏的英雄气概和革命斗争精神,永远铭记在凤翔人民的心中,他的光辉业绩永远载人西府地区革命斗争的史册。


(凤翔县档案局  巨明堂)